| 加入桌面
 
 
當前位置: 湖州企業網 » 資訊 » 創業新聞 » 200元白手起家賺到358億 如今祝義才的雨潤欠債百億

200元白手起家賺到358億 如今祝義才的雨潤欠債百億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4-14  來源:湖州企業網  瀏覽次數:28

  20多年前,雨潤食品的創始人、原董事長祝義才白手起家,通過收購50多家破產或瀕臨破產的國有屠宰場和食品廠發家,并在2005年成功推動雨潤食品在香港上市,使其一躍成為食品工業領域的龍頭老大。

  2011年以前的雨潤,一直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,總資產最高時達358億元,位列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9位。2012年,國內最大的屠宰企業正是雨潤,當時雨潤的屠宰產能便已經達到4845萬噸,屠宰量達到1450萬頭,而當時雙匯屠宰量在1000萬頭附近。

  并且,故事也正是從2012年發生了轉折,一向野心勃勃的雨潤,就在其處野蠻擴張的時候其業績卻開始斷崖式的下跌。

  根據雨潤食品2016年財報顯示,2016年公司實現收入167.02億港元,虧損23.42億港元,總負債99.19億港元。巨大的債務,讓雨潤食品在轉型的過程中面臨著巨大的壓力,也許是由于船大難掉頭,雨潤食品營業額自2011年開始一直呈現逐漸遞減的趨勢,到2016年營收僅為2011年的一半。

  除此之外,雨潤食品的負債也一直保持在100億左右。

  

  而雨潤食品的創始人祝義才,他白家起家創業,從200元的農村窮小子到480萬元的第一桶金,創立雨潤食品,瘋狂擴張最后身價億萬,祝義才用了近20年,而從輝煌到衰落僅1年時間。

  新聞稱,2015年,祝義才被監視居住,至今仍無定論。

  1000斤大蝦讓他賺到第一個10萬

  1964年,祝義才出生在安徽桐城一個農民家庭。此前的3年自然災害,老祝家的3個孩子餓死2個,所以,祝義才自然就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。每年春節,家里好不容易吃頓肉,基本就讓祝義才一個人吃。

  不過,祝義才十分懂事。當小伙伴蹲在地上玩溜溜球的時候,他早已開始通讀《三國演義》。高二,祝義才的一篇《母親》被作為范文當眾誦讀,當班長念及祝義才小時候光腳沒有鞋穿之時,全班女同學哭成一片。

  1985年7月,祝義才不負眾望考入合肥工大經濟管理系。

  作為老祝家頭一個大學生,七大姑八大姨臉上有光,齊心協力賣掉30多只雞,最后給祝義才湊齊了50元的學雜費。

  大學時期的祝義才已是儀表堂堂,給他寫情書的女生不下于5個。不過,祝義才情竇未開,就知道泡在圖書館,一泡就是4年。

  1989年大學畢業,祝義才非常開心“留在合肥一家航運公司吃皇糧”,一個月能開到200塊。

  不過,祝義才第一個月工資剛拿到手,航運公司就倒閉了。想到考上大學那天,村里在村口連放3天鞭炮,祝義才沒臉再回老家,他咬牙在合肥找工作,最慘的時候還和乞丐擠過三天橋洞。

  偏偏那段時間東海的臺風刮過來,祝義才唯一的行李都吹走了。

  夠慘了吧?不過慘的不止他一個。要知道,桐城可是安徽水產集散地,南來的北往的,都從那里拿貨。臺風一刮,大伙手里都沒海鮮可賣了。

  祝義才一下有了主意,他直接敲開了一水產公司的大門“幫你搞定1000斤大蝦”。老板嗤之以鼻,“別說1000斤,你能拿來200斤,我就1.5倍全要了”。

  祝義才哪來這么大膽?原來他一個表哥在廣州做水產生意,東部刮臺風,南方水產卻干賣賣不動。

  祝義才連夜坐了42個小時的火車趕到廣州。表哥一看祝義才豪氣干云,“反正海鮮賣不動也干賠”,于是就同意先拿貨,后付錢。

  正是憑著那1000斤大蝦,祝義才賺到了第一個10萬。此后他一發不可收,到了1990年已經賺到480萬。

  不過,也就是在1990年,桐城做水產的泛濫了,大伙惡意壓價,一斤龍蝦最多能賺5塊錢,一不小心就賠個底掉。祝義才心一橫“老子不干了”。

  這哥們背個小包就旅游去了。此后一個月他把各地河山玩個遍,北到漠河,西到銀川,南到三亞,正是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

  480萬元建立了雨潤

  那次他去九寨溝,一高興多喝了兩杯,迷迷糊糊回到酒店。一打開電視,就聽到“肉食品市場供不應求”,祝義才頓時酒醒了一半“就它了!”

  可一盤算“光買設備就得花400萬”,哪還有錢建廠?后來祝義才無意中聽朋友說“南京對實業扶持力度大”,他將信將疑去了趟南京,結果一周后還真就拿到了罐頭廠閑置的上百畝廠房。

  此后,祝義才下了血本,掏出自己的480萬,并去銀行貸了280萬,一咬牙從美國引進低溫肉制品成套設備。

  廠房有了,設備有了,可人才呢?

  祝義才就通過七拐八拐的關系,找到金華一位老專家。可老先生嫌遠,不愿意去。

  祝義才不死心,當聽說老先生愛看越劇,他就陪著看了兩個星期的大戲。老先生一高興,晚上多喝了幾盅。

  酒一喝,話就多了,老人家長吁短嘆。怎么回事?原來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這老頭的兒子不爭氣,連個正經工作都沒有,還經常跟他要錢。

  多大點事,祝義才一拍胸脯,“您兒子的工作我包在我身上”。老先生一聽,眼淚嘩嘩的。

  一年后的1992年,雨潤火腿問世。祝義才決定采用“農村包圍城市”的打法,先從小城市的酒店和副食店開始發力。

  一是成立大客戶部,專攻酒店市場。1992年8月,常州有家三星級酒店的老板主動找上門,“酒店剛開張,資金周轉不開,能不能賒300斤?”祝義才痛快答應了“誰家沒有難處?”

  沒有想到兩個月后,那老板生意卻異常火爆,一個月的流水就達到80多萬,南方老板很信風水“都是雨潤火腿帶來的雨水滋潤啊”。結果半年后,常州90%的酒店排著隊祝義才那里拿貨。

  二是猛攻副食店。祝義才一次性招了300位業務員,分成100個組。每到一個城市,那300個業務員就跟蝗蟲一樣,一條街一條街、一個小區一個小區搞地推。

  當年11月,無錫一家副食品店結帳時,店主一不留神多付了5萬元。祝義才得知后,親自帶著業務員上門退款。這事一傳開,無錫城里500多家副食店一次性就打來100多萬預付款。

  正是憑借著那兩大戰略,祝義才在江蘇站穩了腳跟。

  此后,祝義才決定集中火力攻下上海。上海人精明,會算小帳、細帳,祝義才的口號也非常對胃口“免費送產品,利潤分文不取”。

  結果當晚,100多家代理一直把祝義才的大哥大打到沒電為止。一個月后,1000多家代理商把雨潤的大門都擠爆了,代理商紛紛扯著脖子替雨潤吆喝。到了1996年,上海順利被拿下。

  彼時的南京罐頭廠如同一頭疲憊的老驢,背負1000多萬的債務,準備關門大吉。于是祝義才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,“收購罐頭廠”。

  剛好趕上國家對中小企業進行改制重組,祝義才歪打正著。

  不過等1997年5月,祝義才帶著收購小組進入罐頭廠時,卻被廠里1000多號員工攔下,吐口水、扔雞蛋“想錢想瘋了吧!一個500多萬的廠子就想收購7000多萬的國營廠”,謾罵聲此起彼伏。

  分分鐘就會發生流血事件,祝義才不得以躲進旁邊的雞鳴寺。“你搶了職工的飯碗。”老道一語道破天機,“1442個員工一個不落全部接收”祝義才一聲令下,現場立馬一片歡呼。

  此后,祝義才收購上癮,他先后搞定安徽阜陽肉聯廠、四川內江肉聯廠等25家瀕臨倒閉的國企,搖身一變,成了肉食大亨。

  身價百億的肉食大亨

  2000年,祝義才吹響了多元化的號角,進軍房地產、商貿等5大領域,并立下了一條規矩“三年收不回成本的項目決不去碰”。

  雨潤規模一大,外資自然眼紅。2005年,高盛、鼎暉、新加坡投資基金等3家巨頭直接給祝義才包了7000萬美元的大紅包。

  當然用資本主義的錢是有代價的。據說,那是祝義才和國際資本的一次豪賭“如果雨潤2005年的盈利未達到2.5億,雨潤必須無條件溢價20%贖回”。

  不過,祝義才二話沒說就直接簽下協議。他憑什么那么自信?

  第一,精干的營銷隊伍。祝義才耗時13年建立了300多家辦事處,并培養了一支2000人的銷售隊伍。

  最關鍵的是,他花了2000多萬搞出一套CRM客服管理系統“每天一線銷售情況、各地區當天的供貨數量,生產部門一覽無余”。

  第二,敢于向同行的老巢插釘子。鄭州市場向來是火腿腸的重鎮,當地有兩家知名廠家,居民口感偏辣,并喜愛略肥的肉制品。

  祝義才知難而上,以豬頭肉、豬爪等為原料,先后推出了“京醬豬蹄”、“豬耳粒”等5個新品種,一舉撕開一道口子。一年后,雨潤在鄭州市場的火腿市場就達到20%。

  第三,注重人才培養。雨潤業務起來后,祝義才不愿意背負到同業挖人的罵名,他寧肯花大力氣培養新人,“能力是次要的,最關鍵的是肯與雨潤一起成長”。

  不過,剛入職的大學生必須先下車間干4個月的活,與一線工人一起切豬肉、拔豬毛、洗腸衣。當然,4個月以后,就有機會到美國康奈爾等大學學習考察3個月。

  正是靠著“螞蟻啃骨頭,小店包大店”的策略,祝義才2年搞定華東,3年后打過長江,到了2004年就走向了全國。

  2005年10月,雨潤一舉募資22.7億港幣,成功在港交所掛牌上市。2006年3月雨潤公布上市后首份財報“凈利潤達到3.6億”,祝義才贏了,他身價直逼百億。

  緊接著,祝義才又轉向生豬屠宰業。2010年,他布局“333”發展戰略——在全國30個省會城市建設農副產品全球采購中心;在300個地級市建設農副產品物流配送中心;在3000個縣域建設農副產品種養生產基地。

  2011年以前的雨潤,一直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,總資產最高時達358億元,位列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9位。祝義才也以8.8億元財富登上《福布斯》中國百富排行榜。

  野心逐漸膨脹,祝義才似乎已經忘記當年自己說過的那番話,“為了把食品做好,其他不熟悉的產業,我們不做,靠投機的行業也不做。”

  “第一屠戶”的假象”

  志存高遠,似乎沒有什么可以詬病的。然而,就在祝義才沉醉于急速前進時,外表強大的雨潤帝國,已經隱隱出現了危機。

  從2010年開始,雨潤旗下的地產、旅游和物流業務頻頻曝光,尤其是地產業務。在海南,計劃總投資35億元的旅游度假區,目前處于停工狀態;在杭州,以4.4億元價格賣掉的星雨華府項目,銷售并不理想……

  其主業雨潤食品也被曝出安全問題。安徽某五星級酒店反應雨潤火腿產品中出現鋁卡和包裝膜,河北雨潤北徐公司遭舉報,稱該公司一批產品被檢出含有瘦肉精殘留……

  2012年爆發的“合江縣火腿腸”事件,成為雨潤走向下坡路的拐點。

  當時,四川瀘州市合江縣佛蔭鎮中心小學部分學生,在食用雨潤生產的火腿腸后感到腹痛、頭暈而入院,其中20多人留院觀察。

  這件事故涉及小學生食品安全,是零容忍事件,導致雨潤一蹶不振,不僅業績開始下滑,公司現金流也出現了問題。主營業務不能再給公司帶來正常的現金流入,同時,大規模的投資還在繼續消耗大量資金。

  此外,祝義才精心布局上游產業也并不如外界所描述的那般光鮮。2009年,雨潤在安徽省蕭縣永堌鎮投資1.5億元建設種豬養殖基地,計劃每年出欄種豬2萬頭,部分種豬還將出口國外,每年可實現產值近5億元。然而至今,廠房建好了,但聽不見一聲豬叫,也聞不到任何異味。

  2010年,雨潤在黑龍江省蘭西縣總投資3.5億元,打算建設一個占地10萬平方米的生豬屠宰場,預計2011年10月投產[創業網:www.cYone.com.cn/],年生產規模是屠宰生豬200萬頭,每年可實現銷售收入28億元,可安排1500人就業。時至今日,蘭西縣的廠房已經建設完畢,廠房內卻荒草叢生,并無開工跡象。

  

  蕭縣和蘭西縣只是一個縮影,雨潤在遼寧、天津和安徽等地的食品工業園項目,目前都完全處于停滯狀態。如今,雨潤每年的生豬屠宰能力約為3500萬頭,但實際年屠宰量為1500萬頭左右。實際上,雨潤上游產業背后暗藏著祝義才的“圈錢圈地”計劃。雨潤農業圈地選擇的往往都是以農業為主、地處偏遠的縣城,在盲目追求政績、求“資”若渴的地方政府面前,雨潤總是以推動“農業產業化”、建設“全球采購中心”和“物流中心”等諸多名義,拿到大量廉價土地,連同優厚的政府補貼。

  據數據統計顯示,自2005年上市以來,雨潤共獲得政府補貼近40億元,累計補貼額占累計凈利潤比例高達46.38%。而這種依靠低價收地和政府補貼的盈利模式本身就不具備可持續性,同時,激進的多元化夸張已經逐漸為雨潤的高負債埋下了伏筆。多年來,祝義才在這種特殊的商業模式上流連忘返,早已沒有認真地問自己能為農業產業化做什么,問的只是農業產業化能為自己做什么。

  “債務纏身”

  從起步到高峰,祝義才用了近20年,而從輝煌到衰落僅1年時間

  隨著上游產業布局陸續完成,政府補貼也在逐步減少。2012年至2014年分別為6.18億元、4.53億元和3.38億元,2015年前三季度只有0.89億元。由于雨潤主業虧損不斷加劇,而補貼減少,導致雨潤從2012年開始收入逐年跳水。

  在瘋狂擴張了十年之后,雨潤的發展模式開始受到資本市場的質疑。檢察機關于2015年3月23日起,對祝義才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,意氣風發的祝義才,似乎一下子被扼住了咽喉。盡管雨潤有南京中央商場組成“看守內閣”,代行祝義才職能,但始終群龍無首,巨額資產的處置面臨極大困境。雨潤也曾嘗試找融創中國和碧桂園“賣身”救贖,卻最終無果。

  從2015年至今,雨潤債務危機接連不斷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5年9月末,雨潤總負債為95.47億元,短期借款為24.08億元,其他應付款為44.20億元,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22.99億元;今年,雨潤還有60多億元的債務即將到期。龐大的雨潤帝國已經處于風雨飄搖之中。

  20多年漫長的創業生涯,大起大落如夢似幻,一種悲涼的情緒時刻籠罩著祝義材。五十而知天命,曾經躊躇滿志的祝義材也堅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,但或許他從來未曾料想危機來得如此迅速。

  如今,多米諾骨牌開始倒下,雨潤曾經的驕傲和輝煌,正變得晦暗不明。當年叱咤風云的雨潤,還會站起來嗎?

  雨潤近況:虧損收窄后仍為23.42億

  或許因為創始人祝義才被2015年監視居住后,至今仍無定論,雨潤食品的業績才繼續“深陷泥潭”。

  近日,其公布2016年年度業績,業績依舊虧損,虧損約23.42億港元,但較上年度虧損29.76億港元有所收窄。收益為167.02億港元,按年下降17.2%;毛利7.08億港元,增加10.3%;毛利率上升1.0個百分點至4.2%;每股虧損1.285港元。不派息。

  智通財經了解到,冷鮮肉和低溫肉制品是雨潤食品的主要產品。期內其主營業務產生虧損9.56億港元,較去年減虧約30.1%。另外因計提約12.57億港元(2015年:12.78億港元)的非流動資產減值準備(包括物業、廠房及設備,預付租賃款項及商譽),及經營及其他一次性的虧損,因此雨潤食品虧損23.42億港元。而其2015年及2014年還分別盈利5694.10萬港元及3943.40港元。

  2016年,集團屠宰量為約663萬頭,同比減少約29.7%,主要因為整體豬肉消費意欲下降,集團考慮到利潤問題,在屠宰量上做了適當的妥協,因此上游業務的整體銷售收入同比減少18.7%至147.43億港元。

  據悉,其冷鮮肉銷售額為136.69億港元,較去年減少15.3%,占抵銷內部銷售前集團總收益約81% ,占上游屠宰業務收益約93%;低溫肉制品的收益為18.86億港元,較去年減少15.5%,占抵銷內部銷售前集團收益約11%,占下游深加工肉制品業務收益約90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雨潤食品的其他收入從2015年凈虧損1.8億港元,到收入2574萬港元。主要為出售一附屬公司、預付租賃款項及物業、廠房及設備之收益,扣除待出售資產的減值虧損、訴訟虧損撥備等非經常性虧損所得的凈收入。

  截至2016年12月31日,集團未償還的銀行及其他貸款未67.83億港元,較2015年底減少5.37億港元。其中63.09億港元的銀行及其他貸款于一年內到期,但是雨潤管理層預期到期時可以重新借貸。

  另外南京雨潤去年未如期償還的本金額人民幣5億圓的短期融資券及人民幣10億的第二期中期票據,觸發交叉違約條款,現已全數償還。

分享與收藏: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熱點文章
 
浙江体彩20选5开奖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