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加入桌面
 
 
當前位置: 湖州企業網 » 資訊 » 創業新聞 » 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 究竟是真材實料 還是虛假泡沫?

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 究竟是真材實料 還是虛假泡沫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4-11  來源:湖州企業網  瀏覽次數:2

  摘要:一邊是互聯網金融的大洗牌,一些公司默默關閉了平臺,退出時代的舞臺;而另一邊,眾多企業透露了上市敲鐘的意圖。

  

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,究竟是真材實料,還是虛假泡沫?

  2017年,是風云際會的一年。

  一邊是互聯網金融的大洗牌,一些公司默默關閉了平臺,退出時代的舞臺;

  而另一邊,眾多企業透露了上市敲鐘的意圖。

  在蠻荒無序,監管落地,行業洗牌之后,互聯網金融走向了最終的塵埃落定。

  行業巨頭們,通過幾輪融資,一路打怪升級,走到上市臨門一腳。

  但上市是龍門,讓能者一躍成神;也是照妖鏡,讓妖魔鬼怪原形畢露……

  01 “集體”上市?

  “我們有可能在香港上市,”近日,在彭博社的電視訪談中,陸金所聯席董事長兼CEO計葵生公開表態。

  早在2015年底,陸金所便透露出上市意圖,但由于“P2P市場動蕩以及對政府將加強監管的疑慮”,IPO也推遲到2017年。

  這幾年,外界關于幾家互金公司何時上市的猜測,傳言不斷。

  但近期,無論是馬云、計葵生的發言,京東金融從京東拆分,還是趣店、拍拍貸向紐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——互金公司“謀求上市”的猜測,漸成“實錘之音”。

  互聯網金融站在十字路口,開始了“二八”的分流。

  而選擇上市者,主要是兩個方向,以趣店、拍拍貸為代表的互金創業公司,目光瞄準了紐交所。

  業內人士分析,去紐交所主要是兩個原因:

  一方面,紐交所放寬限制,除等待SEC (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)審核外,“企業必須盈利兩年”已經不是掛牌的硬性指標;

  另一方面,P2P鼻祖lending club、中國互金海外上市第一股宜人貸,都在紐交所成功敲鐘。“這意味著,紐交所對互聯網業務更加熟悉,”元一九鼎創始合伙人夏翌稱。

  

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,究竟是真材實料,還是虛假泡沫?

  ▲宜人貸在紐交所敲鐘

  而相對創業公司的海外上市之旅,螞蟻金服、京東金融、陸金所代表的巨頭初創公司們,則透露出國內、香港上市的意圖。

  相對紐交所來說,國內上市的門檻要高很多。

  第一個硬性門檻,就是達到“連續三年盈利”——大部分公司對這個門檻無法僭越。

  盡管門檻更高,但大家還是拼命往里頭擠。

  “但中國經過多年互聯網金融的熏陶,可以獲得更高的估值”,夏翌一語道破其中核心邏輯。

  更重要的一點是,不管是螞蟻金服從阿里獨立,還是京東金融從京東剝離,都可以看到他們的下一步,就是讓國資入股。

  在中國,參與經濟運營,大多需要“牌照”或“備案”。

  巨頭們都著急,先貼上乖巧而忠誠的標簽,并準備在中國上市,才有機會獲得這些金融“準生證”。

  另外,沒有牌照的公司,基本也無法在國內上市。

  去年,互聯網金融全面整頓時期,西藏旅游、銀之杰、永大集團、熊貓金控等上市公司對互聯網金融企業的收購完全終止,監管對互聯網金融還是持謹慎態度。

  在中國的經濟場中,上市和牌照,是相輔相成、做大做強的標配。

  除了上述幾家,眾安保險、樂信集團、信而富、91金融等公司,也傳出籌備、謀劃IPO的消息。

  一時間,互聯網金融仿佛席卷起了“上市潮”。

  但業內人士也紛紛提出疑問:在這個監管收緊、資本寒冬的時間點集體謀求上市,是否有些倉促?

  02 “又快又好”

  “雖然業內普遍認為,2013年是互聯網金融元年,但實際上,現在籌備上市的公司,已有了長時間的摸爬滾打,”夏翌認為。

  以拍拍貸為例,國內第一家網絡借貸平臺,在2007年已成立,算起來也有10年的發展時間。

  “金融本身就是一個發展快速的行業,”夏翌稱,上市倉促與否,并不能簡單粗暴以時間長短判斷。

  

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,究竟是真材實料,還是虛假泡沫?

  之前,路透社報道,中國證監會考慮為部分科技公司IPO提供快捷通道,螞蟻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包含在內。

  政策綠燈大開,行業進入“上市窗口期”。

  如此好的機會,還猶豫什么?“上市不能等,”夏翌認為,在你慢悠悠等待的時候,其他競品公司若上市成功,加速奔跑,就能把你遠遠甩在后面。

  最直接的例子,就是曾“并駕齊驅”的優酷和土豆。

  2010年11月,土豆原本先于優酷提交了IPO申請,但卻因創始人王微離婚財產分割問題,上市計劃被迫中止。

  一個月后,優酷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,創造了161%首日交易漲幅的歷史;而土豆,輾轉了8個月后才敲鐘。

  此時,雙方差距已然拉開。

  2012年3月,優酷與土豆合并,土豆退市。

  “越早上市,估值約占便宜,”夏翌指出,“在二級市場,投資人分配在某一個領域內的資金是有限的。”

  誰第一個上市,誰就是標桿,誰就有領跑優勢。

  目前,幾家上市公司的估值,堪稱巨無霸級別:

  據媒體報道,螞蟻金服估值750億美元、京東金融估值500億、陸金所估值250億美元、趣店估值75億、拍拍貸估值20億美元。

  “所以大家都在搶跑,”某互金企業負責人表示,“這么高的估值,一旦上市成功,哪有這么多的股市資金抽血給他們。”

  目前來看,從2016年10月開始,證監會已提高IPO的速度,每周批近十家。

  但截止發稿前,還有642家公司等待審批——窗口期能持續多久,沒有人能給出預測,大家都在急不可耐地往前沖。

  對于互聯網金融企業而言,上市最大的好處,就是增信。

  互聯網金融,尤其以P2P網貸一支,高速發展的同時,被貼上“野蠻”、“高危”等標簽。

  實際上,草莽出生的P2P平臺,最喜歡的就是找各種增信手段:從行業最初的剛性兌付,到到各種五花八門的存管、擔保、保險的手段,再到各種加入協會、參加會議發言等粉飾手段,足以見對增信的渴望。

  而成功上市,無意是彰顯自身實力最好的方式——它是一頂官方加冕的皇冠。

  另一個好處,就是企業將在二級市場獲得低成本融資。

  互聯網金融行業早已進入洗牌期,在最后競爭廝殺的階段,誰能拿到低成本的資金,誰就能開展并購,擴大業務規模,加速行業二八劃分。

  當然,上市雖好,但也不是所有的魚,都能躍過這道龍門。

  03 “照妖鏡”

  一段時間內,互聯網金融企業,是VC資本的寵兒,但風口之下,也存在企業估值虛高、泡沫嚴重的懷疑。

  而上市,就是最好的驗證方式,就像一面照妖鏡,即為優質的互金企業正名,又能讓一些估值虛高的平臺原形畢露。

  “在整個上市過程中,一個企業要經歷兩面照妖鏡,”夏翌認為,“一個是在上市之前,在IPO過程中,各種中介機構就會對公司進行審核。”

  以紐交所為例,能否上市的關鍵條件之一,是美國證監會SEC對企業的審核結果,而SEC相當關注財務數據和風險披露的真實性、準確性,甚至優先級高于企業的商業模式。

  

互聯網金融組團上市,究竟是真材實料,還是虛假泡沫?

  在投行、律所、審計公司等多方的審核下,一些企業的痼疾就會暴露出來。

  在這個資本角逐的金錢場,有太多聲名鵲起,一夜成名,也有太多落入塵埃,化身為泥……

  2016年初,拉卡拉試圖借道A股上市公司西藏旅游,曲線完成上市。但雙方操作被指有“刻意規避借殼紅線”的嫌疑,多次被上交所問詢,加之互金監管加劇,重組計劃最終終止。

  拉卡拉不得不轉戰創業板,再度謀求上市。

  上市失敗后,企業可能稍做調整,便能再戰,比如宜人貸也曾經歷兩次上市申請受挫。

  但也有可能,因為“對賭協議”,市場、政策變動,問題如多米諾骨牌般觸發,最終元氣大傷,比如曾經紅極一時的俏江南。

  “上市之后,面對二級市場,又是一場審核、監督,”夏翌稱。

  即使僥幸上市成功,一旦被發現造假,也會被強制退市。

  去年7月,欣泰電氣成為首家因欺詐發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。

  原因是,早在2013年之后的四份財務報告中,欣泰電氣多次“自制”銀行單據,虛構收回應收賬款;2014年3月,欣泰電氣憑借虛假數據成功登陸A股,募集資金2億多元。

  事情敗露后,證監會對欣泰電氣送達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和《市場禁入決定書》,對欣泰電氣啟動強制退市程序,對欣泰電氣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溫德乙等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。

  收到處罰決定書后,溫德乙說,由于自己身背6.26億元債務,公司退市后,將不得不走破產程序。

  是真材實料,還是虛晃一招,這些公司將在上市后,被放在陽光下剝開細看。

  此時,可能需要更為高明的手段,才能逃過所有監督的眼睛——當然,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  敲鐘上市,就如創業者的榮譽勛章和終極夢想,那“叮”的一聲,就如天籟之音,讓這些野心家魂牽夢繞。

  這一刻,鮮花、掌聲、聚光燈,光環耀眼。

  然而,這并不是終點,而是一個更為艱難的起點……

分享與收藏: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熱點文章
 
浙江体彩20选5开奖信息 一点赚钱脚本 赚钱就是服务 2019咋赚钱 一点赚钱脚本 墉城十八子赚钱吗 爸爸去哪赚钱吗 做服装地摊生意赚钱吗 地下城双开搬砖能赚钱 好卷赚钱模式 博士期间能赚钱吗 k2路由器可以赚钱吗 开二次元店赚钱吗 大话2冲新区如何赚钱吗 推广赚钱是不是真的 直播管理员如何赚钱 贷款网站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