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加入桌面
 
 
當前位置: 湖州企業網 » 資訊 » 創業故事 » ofo創始人戴威哈佛談創業:要堅持 要冒險 要放棄

ofo創始人戴威哈佛談創業:要堅持 要冒險 要放棄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4-28  來源:湖州企業網  瀏覽次數:21

  摘要:“我覺得人和錢都是依賴于方向的,最重要最難的是找對一個方向,有了更好的方向,人和錢都會有,方向對了能吸引到更好的人,大家都會為這個方向感到興奮。”

  如今,ofo單車已經成為新晉獨角獸,創始人兼CEO戴威也成為從北大校園走出來的又一創業代表。4月23日至24日,戴威受邀出席以“共擔時代責任”為主題的第二十屆哈佛中國論壇。期間,受到哈佛大學新英格蘭校友會的邀請,就創業歷程和心得做了一些分享。

  首先談到為什么選擇ofo作為企業名稱,戴威說:“ofo三個字母看起來像一個正在騎車的人或者像一輛自行車,是世界各地的人都能讀懂的語言”。

  他提到創立ofo的初衷,“單車是完美的交通工具。它環保,能夠鍛煉身體,并且易于存放和維護。但是,隨著全球經濟的發展和人們的生活習慣發生變化,路上的自行車急劇減少,這種情況在中國顯示的尤為明顯。”

  在發現了自行車龐大的潛力市場后,戴威團隊開始研究“放棄自行車”的原因:維護維修不便、成本過高、攜帶不便、無法實現隨時隨地,即便有了公共自行車之后,便捷性差又無法滿足用戶需求。

  因而,ofo第一次提出了無樁共享單車平臺的概念,通過單車共享系統消除了用戶的用車需求痛點。

  戴威稱,他們希望用戶能夠把自己的車輛加入共享平臺,通過放棄所有權來使用所有的ofo單車。這一系統能夠減少成本,因為ofo不必須花錢生產車輛。同時,它能夠重新分配現有資源,而不會向市場投入大量的新車輛,所以能夠減少擁堵和浪費。

  談到ofo的創業歷程時,戴威表示遭遇了很多坎坷,甚至一度因為項目無法推進而負債累累,這種情況一直到有了金沙江的A輪資本才有所好轉。

  但是即便如此,ofo拿到投資后仍然非常焦慮。他回憶說,ofo之前做五個大學的時候一天到了兩萬單;拿了金沙江的A輪,三月份開始擴張,北京做了25個大學,到四月份這個時候,差不多4月23號,北京25個大學的時候,還是兩萬單,也就一萬五千單。

  “投的車、資源擴大了五倍,業務規模還下降了。當時非常糾結,非常非常的危機,如果解決不了業務的下降,后面肯定沒有后面的投資了,肯定就死了。雖然融資上來,花銷也上來,公司規模變大了。”

  那會兒團隊進行了一個非常激烈的討論,是否要讓同學們騎車出學校?那時候業務下降,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騎出去但是騎不回來,就算往返,一輛車一天兩單效率比較低,但校園之內運行效率會很高。于是,當時采取封校政策,不允許學生騎自行車出學校。封校措施實行,從5月4號重新開啟服務之后,業務從兩萬單漲到了10萬單,五倍效率的提升;6月25號就拿了B輪。

  當時,戴威壓力也很大,怕被人罵,但他覺得在那個時候只能放棄出校的需求,把更多的資源集中在校內,帶來效率的提升,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發展。

  “其實是得罪了10%的有出學校需求的同學,但是我們那時候會覺得,那時候你不能服務每一個人,在能力有限的時候你只能服務最需要服務的人,或者給公司帶來價值最大的人;未來有能力了,再服務每個人。”

  在他看來創業最重要和最難的是找對一個方向。“我覺得人和錢都是依賴于方向的,最重要最難的是找對一個方向,有了更好的方向,人和錢都會有,方向對了能吸引到更好的人,大家都會為這個方向感到興奮。技術層面的問題,我個人認為沒有什么東西是有實質性技術壁壘的,其實還是錢和人的問題。”

  隨后,ofo手里有了錢以后,整個團隊開始把業務擴張至校園以外。戴威覺得,共享單車為城市的交通出行做出了不小的貢獻。“在北京因為共享單車的出現,每天機動車行駛量下降了10%,我覺得這個量還會繼續下降。隨著共享單車的深入普及,44%的5公里內汽車出行都將被取代。”

  以下是戴威這次分享會的主要內容:

  

ofo創始人戴威哈佛談創業:要堅持,要冒險,要放棄

  花了1年的時間和學校死磕,城市就相對容易了

  問:共享單車給城市帶來了什么?

  戴威:在北京因為共享單車的出現,每天機動車行駛量下降了10%,我相信隨著發展,這個量還會繼續下降。我來哈佛的時候和徐小平老師一趟航班,他告訴我他發現北京現在都不堵車了。我覺得隨著共享單車的深入普及,44%的5公里內汽車出行都將被取代。

  問:什么渠道進入到這些學校里邊的?

  戴威:早期的時候剛進北大的時候,受到過校內修車鋪的抵制,他們給我們車胎打氣一次一元錢。我們也想過一些辦法,最后采取合作的方式,我們開始大批量在修車鋪買車,建立了合作關系后,他們也負責幫助我們投車。前后確實也想了不少辦法。

  問: 城市的其他投放點的渠道是如何打開的?

  戴威: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和學校死磕,在全國前后找了200個大學,筋疲力盡。城市就相對容易了,有的城市是住建部,一些是交通部,一些是城管,還有一些是投資集團相關的。等他們找到我們后,我們再跟他們聊。

  也還希望在美國的校友提供一些幫助,牽線搭橋什么的。目前我們在美國聊了有幾個城市,其實政府大面上是支持的,如果我們能夠避免或解決他們所擔心的問題,他們還是很愿意我們來的。

  問:現在你對創業都有哪些心得體會呢?創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?

  戴威:比如說去年4月份,那時候也非常焦慮,因為我們之前做五個大學的時候一天到了兩萬單,拿了金沙江的A輪,三月份開始擴張,北京做了25個大學,到四月份這個時候,差不多4月23號,北京25個大學的時候,還是兩萬單,也就一萬五千單,投的車、資源擴大了五倍,業務規模還下降了。當時非常糾結,非常非常的危機,如果解決不了業務的下降,后面肯定沒有后面的投資了,肯定就死了。雖然融資上來,花銷也上來,公司規模變大了。

  那會兒我們進行了一個非常激烈的討論,其實最核心的點在,有很多同學希望騎車出學校,比如去微軟或者五道口實習,但是他就不騎回來了,其實那時候業務下降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騎出去但是騎不回來,我們每天拿好多車往學校拉,架不住同學騎的多,學校里面都看不見車,騎出去但是騎不回來,就算往返,一輛車一天兩單效率比較低,車輛在校園之內運行效率會很高,那會兒我們面臨的一個很大的討論是是否要讓同學們騎車出學校。

  其實按道理,當時是應該支持的,因為學生有出學校的需求,但是我們不能不滿足,但是我覺得當時一個比較大的決策就是我們封校,不允許學生騎自行車出學校。其實是得罪了10%的有出學校需求的同學,但是我們那時候會覺得,那時候你不能服務每一個人,在能力有限的時候你只能服務最需要服務的人,或者給公司帶來價值最大的人,未來有能力了,再服務每個人。封校措施實行,從5月4號重新開啟服務之后,我們業務從兩萬當漲到了10萬單,五倍效率的提升。6月25號我們拿了B輪。

  當時非常擔心是搞這個政策會被大家罵死,但是我們當時還是覺得要看清階段,在那個時候只能放棄出校的需求,把更多的資源集中在校內,帶來效率的提升,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發展。現在就打通了,我們把學校作為熱點投放。效率再降,如果那樣就沒有后面的事情了。這是我記憶比較深刻的一次管理層內部非常大的一次討論,非常多不同的聲音。我壓力非常大,但是我覺得還是要堅持,要做一些冒險,要放棄一些問題。

  最重要最難的是找對一個方向

  

ofo創始人戴威哈佛談創業:要堅持,要冒險,要放棄

  問:什么東西對于創業最重要?

  戴威:因為我的經驗也十分有限,我的回答僅供參考,我們用自己的案例來做一些思考。我們團隊當時都是在校生,沒什么大公司的工作經驗。有很多很多比我們優秀的創業團隊。

  換個角度講,我覺得最重要的可能是團結。可能未來某一天我們回想起來,它(團結)會成為最重要的東西,我們幾個co-founder,大家彼此非常信任,甚至是無條件的信任,但這從創業早期可能體現不出很大的價值。

  問:那人、錢、時機以及技術呢?

  戴威:我覺得人和錢都是依賴于方向的,最重要最難的是找對一個方向,有了更好的方向,人和錢都會有,方向對了能吸引到更好的人,大家都會為這個方向感到興奮,技術層面的問題,我個人認為沒有什么東西是有實質性技術壁壘的,其實還是錢和人的問題。

  問:你怎么看待共享單車發展的未來呢?

  戴威:我覺得,最多到2020年,全世界都不需再要買代步自行車。自行車將成為第一個從流通購買的商品,變成再沒有人買的共享使用物品。基本上全球都有共享單車。

  問: ofo接下來的的方向是什么呢?

  戴威:每個人都會喜歡使用更好的車,ofo的用戶會越來越精細化、越來越深。關于新的方向有很多可能。

  問:是什么決定哪家公司會最終占領這個市場,是車子投放多,還是資源多之類的?

  戴威:我覺得不能看單獨城市,要看整體,比如說,有很多人的觀點是,這個東西我在一個城市做,我把它做得特別的透,不也可以嗎?但是每個城市,你換個角度想,假如你有一個城市做的特別透,你有100個城市,那這種情況下你是守不住的,因為我的每一塊錢的效益比你高,我長期在掙錢,我可以拿出非常多的資源來單打你。

分享與收藏: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熱點文章
 
浙江体彩20选5开奖信息